主页 > 引领体验 >我很丑可是我一样好吃──丑食物在荷兰 >
点赞: 976

我很丑可是我一样好吃──丑食物在荷兰

发表于 2020-07-10 | 收藏550 |

我原以为粮食浪费在台湾并不是个话题,我们这幺爱吃,网路上充斥着各地完整美食蒐集清单。和我同辈的朋友,可能都在不把饭粒吃完,以后会长满脸雀斑、或娶麻脸老婆这样的威胁中长大;再不然至少也都学过「谁知盘中飧,粒粒皆辛苦」的唐诗。直到看到引起各方讨论的天下杂誌报导:台湾平均每人每年生产96公斤的厨余、丢弃的食物价值高达30000元。报导说这样的数量超越欧洲、亚洲地区,才想起我们也许会吃、懂吃、能吃,但不见得总是吃得乾净、吃得节制、吃得永续。

我很丑可是我一样好吃──丑食物在荷兰

在欧盟调查里粮食浪费排名领先前茅的荷兰,浪费总量虽然稍低于排在前面的英国和德国,但若考虑人口总数,说荷兰是欧洲浪费之首大概也不为过。根据荷兰政府公布的数据,2013年荷兰总共有14%的食物,是採买后没有被食用即被丢弃,平均每人每年浪费约50公斤、价值155欧元的食物。和台湾相比,仍显客气许多,只是在这样的排名里拔得头筹实在不值得高兴,被丢弃的食物不仅凸显食物供应链的低效率,也造成环境汙染和资源浪费。荷兰政府希望在2015年减少20%的粮食浪费量,这几年非常积极的协调产、官、学界和非营利组织,共同研究解决的办法。

食物浪费的原因很多(注1),例如有效日期标示不清,造成消费者和商家预防性的将尚可食用的食物丢弃。也可能是一开始就过度生产,生产链没能有效控管和反应实际市场需求。又或者是食物不符合市场行销标準,在上游、农民将产品转给大盘商前即被淘汰,这篇文章要讨论的丑食物,便属于这个类别,根据联合国统计,有些农民甚至会主动丢弃他们1/5或2/5的作物,只因这些蔬果长得丑。

我很丑可是我一样好吃──丑食物在荷兰

所谓的丑食物,是指那些不符合蔬果分类标準的食品,好比长了脚的红萝蔔、连体婴状似的苹果、或过份驼背的香蕉。之所以会针对蔬果外型分级,是因各国政府为了消费者权益、食品包装和控管便利,以提供订价标準。欧盟早期为人诟病的几条农产法令,便对蔬果外型提出非常严格的标準管制,细微到香蕉和小黄瓜弯曲的角度都有明确的準则,2008年修法之后,目前仍对10类蔬果:苹果、葡萄、奇异果、柠檬、桃、西洋梨、草莓、莴苣、甜椒、番茄,保有分级的规定。除了熟成、寄生虫、损伤、新鲜程度之外,也规定大小、外型、颜色等,不符合要求的蔬果,不得在市面上以新鲜蔬果销售。

这样的规定,当然也可能逐渐反应或影响约定俗成和商业销售的习惯。就如同萝蔔本来各式各样的颜色都有,直到荷兰培养出的橘红色萝蔔,突然成了强势主流,红萝蔔便理所当然了起来。我们习惯看到圆柱状的小黄瓜、圆形的苹果、不会长到拳头大的草莓,其他所有长得不一样的个体,则因此显得奇异而降低消费者购买慾,我们合理的怀疑,长得不好看的食物,想必品质也不是太好。

消费者身为最大的浪费来源,也许可以辩称不是我们不吃,是因为市面上买不到这样的丑食物。商家则怕没人愿意买,即使法令鬆绑,也依旧不放上市面。近几年,荷兰新创和食品业界在各方鼓励推动之下,有几个算不上革命性但倒也实际的做法,也许提供了一些折冲的示範。

2013年,两个鹿特丹商学院的学生注意到食物浪费的问题,毕业后联合创立Kromkommer,公司宗旨在于减少所有因为外型和过量生产被浪费的蔬果,透过贩卖各种即时汤品,直接和生产上游合作,消费者并不会看到丑食物的原型,而是会直接品尝同样味美的产品。她们经过一年的努力,2014年底透过群众募资正式推出产品,目前可以在荷兰全国50个销售点买到由丑食物製成的汤。可惜也许受限于销售通路,还有和同类产品相比稍高的订价,刚推出的时候虽然媒体多有报导,并没有引起广泛关注,暂时还没有打入主流消费市场,购买产品的消费者也许仍侷限在本来就关心永续议题的群众。

我很丑可是我一样好吃──丑食物在荷兰

同样在2014,荷兰最大的连锁超级市场AlbertHeijn接受几位实习生的提案,在阿姆斯特丹西区开了一间pop-up餐厅In-Stock,主打诉求是餐厅使用的食材,多半都是本来会被超市、旅馆或啤酒公司,因为储物管理、即期下架而準备丢弃但仍可食用的原料。为了更有效控管他们餐厅的食物流同时减少本身的浪费,当时只接受预订。虽然不免会怀疑这个由超市成立的基金会投资的餐厅,为什幺不直接检讨自己的物流,从源头减少浪费不是更快速吗?这间餐厅一时之间蔚为风尚,后来扩大营业,在城的东边找到永久地址。这里的餐点以阿姆斯特丹的物价来说非常便宜,只要10欧元,便可享用包含主菜和前菜或甜点的午餐;料理很美味,不说不会让人特别怀疑食物来源,几次拜访虽然谈不上川流不息,至少也稳当的成了一个特色餐厅。

我很丑可是我一样好吃──丑食物在荷兰

只是,这样的手法也许过于温和,虽然确实地推广了议题,消费者并没有受到直接的视觉冲击,毕竟丑食物销售的最大障碍在其外型,都料理完成了又有谁会在意而因此改变其他消费行为?同一间连锁超市的另一个方案,可能更为直接一些。他们同样在2014年底,接续在竞争对手Jumbo和有机超市Ekoplaza之后,试水温的推出「失格食物箱」(Buiten-Beentjes),消费者可以约市价75折买到一箱新鲜的丑蔬果。可惜这食物箱只能在网路上订,该超市寄送商品的费用亦不便宜,只是也许没有当面看过冲击比较小,比较能提高消费者意愿购买丑食物?

也许是因为,欧盟将2014年订为打击粮食浪费年,一时之间丑食物似乎成为一个重要话题,好比法国某间超市去年也推出过类似且被广为谈论的行销计画。今年法国政府则进一步立法规定,所有超市都要将剩余食材均赠给需要的食物团体或境内的食物银行。不过话说回来,如果粮食浪费的问题出在消费者饮食和购物习惯,大概只有消费者改变行为,才能真正的突破困境,或许更积极的作法是鼓励和提倡所有人对这个议题的关注。在某次访谈当中,发起上面In-stock餐厅的实习生说,他们当然也可以把食物捐给食物银行,但是那并没有办法广泛的让食物浪费这话题引起关注,也没有办法突破特定族群,现在开成餐厅,餐点又便宜,也许可以吸引更多消费者注意。

我很丑可是我一样好吃──丑食物在荷兰

价钱似乎是让丑食物被接受的唯一优势,这间超市推出这些产品的时候表示,越来越多消费者愿意尝试长得不太完美的食物,尤其它们通常售价较为低廉,希望透过这个方式让消费者知道该公司对永续议题的关注。我并无法确定这件事情对该公司的品牌形象会有多少帮助,倒是想了很多关于丑食物和低价的关係。也许我们对食物外型的判断,就一如我们对彼此外表的批判,好比组织行为研究总是一次又一次的告诉我们长得漂亮的人薪水比较高、去面试时务必要穿着体面。我们总是在心里对于美丑有个既定的标準形象,然后拿着那个标準去剔除所有不符合期待的其他。

为什幺同样品质的丑食物就只能值比较低的价,当然有更複杂的市场机制牵扯。我自己买过上面说得那个丑食物箱,吃起来的确和其他新鲜食物滋味并无差异,但我得承认长了两条腿和手的红萝蔔皮真的很难削,我当时一边削一边想,我这种把畸形削去的暴力削法,怕是也浪费了不少食物吧。

吃的习惯养成总是根深柢固,我想要是我小时候多陪父母逛几次传统市场、多拜访几次爷爷奶奶的田地,我会对各式各样的食物原型更感亲切习惯,而不会娇贵的看着稍微畸形的蔬果不知如何处理。就如同我如果看过了更多的人、见识过更多的文化,我会知道美并没有单一价值,不需要所有人都大眼高鼻拥有无敌长腿。

我想也许买丑食物是一种很好的宽容练习,学着不用外表评断食物的品质,有一天,我们也会把这样的温柔,延伸到他人身上。你不丑,你只是长得不一样,但我知道,你一样好。你不是歪瓜劣枣、也不是奇形怪状,你只是做自己、最美味。

注1:HBO由JohnOliver主持的类新闻评论节目LastWeekTonight对食物浪费议题有颇为精闢的解说,虽然节目讨论的是美国的状态,但其实内容各国通用的,值得参考。

上一篇: 下一篇:
银河金沙1331易记|制造星空|成果人工|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万豪游戏送分微信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万博matext体育